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骗子虚构军港建设项目被当地人武部发现

2018-10-29 12:06:51

骗子虚构军港建设项目被当地人武部发现,

2014年9月25日,因被害人、山东临清某机械铸造有限公司吕某和董某看到宋明诈骗受审相关报道后,也到龙口市司法机关控诉其受诈骗210万元的事实,2013年11月11日被判刑投送至山东省潍北监狱服刑的宋明被押解回龙口市,再次接受龙口市检察院以合同诈骗罪提起的公诉。

2013年11月11日,宋明因冒充军人、虚构国防填海项目招揽工程进行合同诈骗,被龙口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30万元。此次的漏罪作出判决后,将与原判刑罚合并执行。

20万保证金打了水漂

雷华是河南郑州人。2010年,通过朋友介绍,他认识了据说“要在龙口市开发区海边填海、准备建军港码头”的宋明。当严格的门卫、一色的军装,以及略显神秘的宋明出现在他面前时,雷华感觉这就是军营,真的有一个大型军工项目。

填海必须要运送大量的土石。宋明让司机把雷华拉到附近的大李村,指着远处的大山告诉雷华,填海的具体地点在龙口市开发区屺姆岛北侧海域,东西9公里,南北12公里,共108平方公里,需要的土石全从这个山上运。

紧接着,宋明安排司机把雷华拉到龙口市开发区的海边,看了看要填埋的海。看着宋明认真劲儿和雷厉风行的作风,雷华没有一丝怀疑。

经过一番询问,雷华了解到填运土石方的价格是每立方29.5元,利润十分可观。他想承包1000万立方米的填海土石方工程。宋明说,承包工程需要签订合同,交纳20万元保证金。等工程开工后,将及时用转账支票付给费用。

宋明的话让雷华感到一阵惊喜。据他介绍,之所以签合同,就是被宋明的气势和神秘感打动,他连合同书上的开工日期都没看清就签署了合同。

宁信潜规则,不信明规则。尽管雷华当时手头没有那么多钱,但为了揽到这份工程,他从朋友处想法借来20万元,直接汇到宋明公司的账号上。之后,雷华每次询问,宋明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开工事宜就此搁置。

230万也没换来工程开工

被骗多的是山东济南的吴兵和靳鹏。2012年7月,他们经人介绍来见宋明。

吴兵和靳鹏发现,宋明这里的员工都穿军服,办公楼里张贴着各种军队标志,浓浓的军队色彩让他们打消了疑虑,对宋明所言的国防工程更是深信不疑。

为了套住吴兵和靳鹏,宋明还拿出了一份“中国人民解放军505基地交通运输总队”军队任命书,向他们亮了亮。当他们想看时,宋明又故作神秘没让他们细看。

从宋明口中,吴兵和靳鹏得知该公司将有一份军港建设工程,工程浩大且中间利润十分可观。狡诈的宋明看出他们的心理,答应了他们承包工程的要求。

2012年7月26日,吴兵、靳鹏和宋明签订了两份合同,一份土石方工程爆破合同,一份土石方工程联营运输合同。吴、靳二人不知道,他们才刚刚走进宋明精心设计的圈套。

合同签订后,宋明狮子大开口提出要430万元的保证金,不给保证金将拿不到工程。为了拿到工程,吴兵、靳鹏便在高额的保证金上做减法。经过反复协商,宋明终同意将保证金确定为230万元,少一分都不行了。

吴、靳两人商议,由靳鹏出资180万元,吴兵出资50万元,由靳鹏统一打款。靳鹏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将其中的200万元保证金汇入宋明公司的账号,另外30万元汇入宋明指定的关系人账号。

吴兵不同意往个人账号汇钱,为了稳妥起见,他让关系人打了收条,宋明也让公司的会计给他们出了一份收款凭据。他们不知道的是,关系人后来又将其中的27万元汇到宋明个人账户,仅留下3万元作为好处费。

后据办案人员了解,宋明之所以一开口便要430万元保证金,是为了故意抬高价码,留出讨价还价的空间。实际上,无论吴、靳两人缴纳多少保证金,宋明都不会嫌弃。

身份被识破还坚称要保密

一个从天而降的营区,一帮穿军装的员工,在仅有几十万人口的龙口市很快引起注意。

2013年初,龙口市人武部民兵信息员小邹的一个意外发现,让宋明苦心经营、维系近三年之久的公司土崩瓦解。小邹走访时发现,宋明的公司打着建军港要填海的旗号到处招揽客户,且公司门口安排了穿军装的年轻人站岗,便急忙向单位反映。

当地人武部迅速组织人员上门调查,但均被宋明以单位保密为由挡在门外。根据此情况,人武部研究判断这是一起假冒军人进行诈骗事件。他们将情况迅速向上级单位做了汇报,并立即协同当地公安、工商、税务到实地调查了解。很快,这个打着军工旗号骗钱敛财公司的神秘面纱被揭开了。

经查,宋明的公司于2006年在烟台注册,经营范围为公路工程、桥梁工程、工业与民用建筑工程等。该公司二楼大厅内悬挂了“中国人民解放军505基地建设指挥交通运输总队组织结构图”,各办公室门上都挂有总队长、支队长、军训部、后勤部、财务部等门牌,公司的十几名员工都配发了军装,平时都穿军装上班。

面对执法人员,宋明故作神秘地要求地方执法人员回避,只向人武部工作人员提供了4份盖有“中央军委”、“党中央”印章的通知任命书。

这4份任命书都是繁体字,文书格式不符合规范要求。经多方调查,都没有“中国人民解放军505基地建设指挥交通运输总队”这个编制,宋明所拿的文件均是伪造的。

宋明的假军人身份被识破后,办案人员迅速向有关部门核实修建军港事宜,龙口市海洋与渔业局证实,他们没有收到关于建设军事港口的申请材料。宋明所说的修建军港一事纯属子虚乌有。

很快,宋明被公安机关抓获。在接受审讯时,宋明始终坚称有中国人民解放军505军工基地,不过是在筹备阶段,他们公司和他个人是上级部门进行的授权与任命。但问到上级领导情况时,宋明称不能说,得保密。保密成了宋明的一道“护身符”。

当办案检察官告知宋明所查扣的文书均为假的,让宋明说明来历时,宋明坚称要保密。宋明坦白,自己不是军人,填海工程也没有经过工程预算和水文测量,没有下一步打算。而宋明跟雷华等通过签合同得到的钱,也被用于支付房租和公司日常开销等花费了。虽然对收取保证金的事供认不讳,但宋明却对伪造相关文书、虚构工程项目进行诈骗的事实拒不承认。

骗子公司员工的发财梦

据宋明公司的会计王某交代,对外宣称的筹备工作,筹备了三年也未见实质性进展,公司收入的来源就是客户交的保证金。十余名员工也是被宋明花言巧语骗来的,他们原以为攀上了大树,跟着宋明做着发财美梦。

王某说,她见项目迟迟没有进展曾经想过放弃,但是想到不费吹灰之力就有人送钱上门,便又对宋明口中“神秘项目”充满了莫大幻想。王某2010年5月开始负责公司的财务,有不少客户往他们公司汇钱要求承揽505基地填海工程的活,她经手的就有好几百万元。

曾在公司工作的欧某也透露,他的主要工作是招揽客户参观公司。自从进入公司以来,他从未见过相关单位对填海工程的审批。不过,宋明给他的待遇还算优厚,公司又是军事化管理,他就打消了疑虑,继续兢兢业业“做工作”,利用各种关系,招揽全国各地的大客户参观公司。

天恢恢,疏而不漏。在庭审现场,办案检察官指控被告人席上的宋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伪造军人身份,虚构工程项目与他人签订虚假合同,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同时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4条、第372条之规定,构成合同诈骗罪、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系想象竞合犯,依法应当择一重罪处罚。

因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法定刑是十年有期徒刑,而宋明诈骗数额特别巨大,依合同诈骗罪应当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合同诈骗罪显然重于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检察官因此提请法庭以合同诈骗罪对宋明定罪量刑。此时的宋明却又当庭杜撰了“神秘第三人”,称其手中的四份中央军委文件是其上级给的,辩护人也由此认为宋明也是受骗者,没有诈骗的主观故意。辩护人还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是单位行为,不是个人行为,即使是诈骗也是单位诈骗不是个人诈骗。

办案检察官指出,若真如宋明所言,神秘第三人应该是宋明与军队保持联系的人员。但宋明既交代不出上级的基本情况,也说不出联系方式,那么宋明是如何接受所谓的任务,又如何进行所谓的工程?面对指控,宋明一时无法自圆其说。

检察官义正词严地指出,宋明所谓的上级其实是其为逃避、企图欺骗法庭而杜撰的第三人;宋明明知自己和工作人员都不是军人却仍然要求穿军装,目的就是给人造成假象,宋明是明知没有工程项目而为之,并非受蒙蔽;该公司成立之后没有经营过任何项目,公司存在靠的就是这个不存在的填海项目和基地项目,公司所有收入也是靠着不存在的填海项目和基地项目诈骗来的保证金,宋明的公司实际上就是为了诈骗而设立的,依法应当认定为个人犯罪;宋明当庭仍不能认罪悔罪,要求法庭对其从重处罚。法院依法判处宋明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30万元。判决后,宋明未提出上诉。常洪波 翟兆方

(文中除宋明均为化名)

(原标题:虚构的“军港码头”)

金地玖峯汇
污水池堵漏
探伤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