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煤电谈判时间被限减半

2019年01月10日 栏目:网络

煤电谈判时间被限减半本报 王冰凝 北京报道尽管国家发改委为了缓解煤电矛盾对煤电价格进行了控制,但是在推动煤炭交易的市场化进程方面又向

煤电谈判时间被限减半

本报 王冰凝 北京报道

尽管国家发改委为了缓解煤电矛盾对煤电价格进行了控制,但是在推动煤炭交易的市场化进程方面又向前迈了一小步。

12月1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做好2012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与往年不同的是,发改委将电煤供需双方完成合同签订的时间由去年的25日缩减至15日内。《通知》还明确2012年跨省区煤炭铁路运力配置量为8.34亿吨,较2011年煤炭跨省调运量减少9800万吨,同比减少10.5%。

“自从发改委此前对煤炭进行了限价后,煤炭库存增加、价格走跌,2012年的电煤重点合同谈判将相对容易。”河南一煤炭企业负责人告诉。

30天减至15天

12月14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要加快重点能源生产基地和输送通道建设,逐步理顺煤电价格关系。值得注意的是,能源运输瓶颈和煤电价格矛盾此次成了中央政府放到台面上专门讨论的问题。

而一天后的12月15日,国家发改委下发的《通知》中,则释放出了推动煤炭交易的市场化进程的信号。

中投顾问煤炭行业研究员邱希哲指出,此次发改委是近年来第二次缩短电煤衔接合同谈判的时间,在2009年和2010年,国家发改委要求煤电双方谈判时间不超过30天,而在2011年国家发改委首次将其缩短为25天,2012年则再缩短至15天。邱希哲同时认为,2012年跨省区煤炭铁路运力配置量较2011年减少9800万吨表明发改委正在逐步减少合同煤总量,扩大市场煤数量,由此反映出政府将会逐步放松对煤炭市场的调控力度,推动煤炭交易的市场化进程。逐步降低合同煤比例,推进煤炭交易市场化符合行业发展趋势。

上述河南煤企负责人也认为,重点电煤价格和市场煤价差距较大,由此滋生了中间商利益、黑色交易、煤电矛盾等诸多问题。政府应该完全放开煤炭价格,让市场来调控煤价。

与此同时,发改委也开始清理煤电交易的中间费用。《通知》明确指出,支持煤矿与终端消费企业直接签订合同,减少中间环节。

政策给煤价泼冷水

尽管政府正试图逐步放松对煤炭市场的调控力度,但为了缓解当前棘手的煤电矛盾而颁布的国家电煤限价令,却引发了煤炭库存大增、煤价走跌。

近日,澳大利亚BJ煤价及欧洲ARA港煤价出现近两个月来的首次回升,分别报111.65美元/吨和111.72美元/吨,国际煤价处于历史高位附近运行,但国内煤价却小幅回调。

而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也连续5周下跌。数据显示,秦皇岛6000大卡大同优混和5500大卡山西优混分别为885元/吨和830元/吨,同比增4%,较两周前的900元/吨和840分别下调了15元/吨和10元/吨。山西大同6000大卡车板价和内蒙古5500大卡坑口价近两周维持在735元/吨和590元/吨。

目前,重点电厂存煤量充足,存煤可用天数超过20天。国内沿海地区煤炭库存量处于高位,其中秦皇岛港口库存达到724万吨,环比增长23.1%;广州港煤炭库存量快速回升,目前库存量为307.5万吨,达到历史。

煤炭行业目前开始忧心2012年的煤炭供求形势是否会发生逆转。

能源经济与管理研究所教授聂锐预测,总的来看,2012年煤炭供需总量均有所增长,但煤炭供给增速大于煤炭需求增速,应适当控制煤炭产能的扩张,加大煤炭资源整合力度。

“限购令确实影响了下游采购的预期,导致煤价低位运行。但煤价走跌的根本原因仍在于宏观经济形势偏冷,下游需求偏淡,导致煤炭市场有价无市,预期明年需求前景仍然暗淡。”平煤集团相关负责人认为。

电企酝酿电煤合同不涨价

作为煤炭企业的下游用户,电力企业也已经敏锐地觉察到了市场的变化,并酝酿着在2012年的重点电煤价格谈判中占据上风。

12月13日,大唐集团召开稳定电煤价格做好2012年电煤订货工作视频会。集团副总经理王琳指出,政府此次在全国范围内对电煤实施临时价格干预措施,不仅对重点合同煤价和市场交易煤价进行了限制,还兼顾了煤炭企业利益,从降低经营成本出发,全面清理整顿附加在煤炭企业不合理的基金和收费,这标志着2012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已经全面进入合同签订的关键阶段。

王琳称,大唐集团将充分用好国家政策,力争实现量增不涨价的结果,并要求旗下每个企业都必须明确电煤采购价格上限,没有效益的电煤坚决不能采购。为了控制明年电煤订货价格涨幅,确保实现明年电煤订货量增价不涨的目标,各企业需全力做好今年年底前的电煤价格控制工作,拒绝一切涨价行为,以改善集团公司的经营现状、提升盈利能力。

不过目前看来,沿海各港口煤价走跌,各产煤大省坑口煤价相对比较稳定。一电力企业负责人告诉,这是因为政府限价令对中间运输环节费用的限制效果更加显着,政府目前正重点清理中间利润,这也有助于重点电煤价格谈判。“不过因为重点电煤总量有所减少,今年的谈判形势并不容乐观。”该负责人认为。

废旧物资回收电话
广东调味品价格
企业信用贷款公司